板弹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弹簧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城中村仍受欢迎天河村石牌村一房租金过千

发布时间:2019-10-18 01:00:48 阅读: 来源:板弹簧厂家

石牌村内的水塘公园。

天河村临近天河城商圈,周边物价不低。

从BRT石牌村站下车,很容易就能看见石牌村的牌坊。

石牌村临近岗顶购物商圈,购物方便。

上社新街市为周边居民带来购物便利。

在今年1月份公布的租金价格参考中,城中村租金的大幅度上涨令人关注。尤其是BRT沿线的各大城中村,都出现了不同幅度的涨租。其中,天河村和石牌村的一房一厅单位月租金已破千元。受地铁和BRT双重利好地段的城中村涨幅尤为剧烈,有“蚁族”戏称,以前一房一厅的租金只够租间小单间了。而反观城中村的房东们,对于市政建设带来的地段升值也非常重视,五花八门的新型城中村出租屋粉墨登场。本期话题将关注BRT沿线热点城中村,带您探访2011年的城中村将是何种面貌。

文/图:记者王雯倩

天河村:一房一厅要价800~1300元/月

参考价格:大单间750元/月;一房一厅800~1300元/月。

走村手记:

“找房子吗?”年前经过天河村,在村口遇见一位年轻男子上前搭讪,细问得知,原来该男子也是天河村的租客,因准备回家过年,急着为自己住的单间寻找下一个租客。当记者询问其月租价格时,男子脱口而出750元/月,“我这个是大单间,带厨房、卫生间和阳台,就是没有客厅。如果你现在想租,我还有一台空调可以转手卖给你,只收你500元,连安装费都免了。”

记者随后以再考虑为理由推搪,男子也不在意,继续在村口寻找“候选租客”。事后从一位住在天河村的朋友口中得知,这类外地租客通常是赶着回家过年,又想在过年前瞒着房东顺便“赚一笔”。所谓的空调也不过是二手货,“连卖破烂的也不敢收你500元一台啦。”

与石牌村一样,这里也有不少收取10元“睇楼费”的私人中介,并承诺“10元‘睇楼费’睇到你满意为止”,但也事先声明,事成之后收取小额租赁佣金。这种自成一派的中介服务在村内流行已久,而提供这类中介服务的多半是村内上了年纪的中老年妇女,她们每天坐在村口的长椅上,一边与邻居街坊拉家常,一边等着拉拢些租房生意。

李姨就是其中的一位,她虽是村民但却不是房东,“我家的房子早就租出去了,现在是帮别的街坊放租,收点‘睇楼费’和佣金。”谈到一房一厅的价格,李姨则说每个房间的价格都是由房东定的,800~1300元/月不等。她告诉记者,每个房间都已配备基本家私,房间大小也差不多,影响租金高低的主要是室内采光与通风、居住楼层及装修。“如果你真想租这个房子,还可以跟房东商量价格。”

年后致电李姨,她告诉记者现在已经没有一房一厅单位了,“小面积房间都租出去了,价格与年前差不多。现在只剩下两间两房单位,而且比节前要贵100元,你租不租啊?”

记者点评:

虽说对天河村的房租早有心理准备,但当亲耳听见具体数字时还是有些惊讶。同样是由握手楼相互依偎形成的细窄楼道,同样是幽黑阴冷,终日晒不到太阳的后巷里街,这里的出租屋却比其他城中村享有高出近一倍的租金。尽管是紧邻天河城购物饮食商圈的天河村,离BRT体育中心站和体育西路地铁站不过3~5分钟步程,但除了交通方便、购物环境一流,千万别对村内居住环境抱有幻想。

石牌村:居住环境稍好 吉屋更啱“新鲜人”

参考价格:小单间250~600元/月,一房一厅750~1000元/月。

走村手记:

从BRT石牌村站下车,很容易就能看见石牌村的牌坊。从石牌西进村,沿路两旁都是一些有年头的小区,写在硬纸板上的出租信息也像是被人随手甩在电线杆上的。按照硬纸板上的租房信息拨通电话,要么被告知房子已租给他人,要么得知价格已比硬纸板上的数字多了50~100元。而且房东还会特拽地告诉你,现在不租年后就没得租了,就算还能被你租到房,也比这个价钱再贵150元。才刚过完元宵,大部分单房单位已出租,偶尔能遇上250元/月的单间广告,但真正能租到手的微乎其微。

记者刚在村口出租信息栏驻足不到30秒,立刻有中年妇女上前询问,“年轻人是不是要租房住啊?我有许多一房一厅的房子,不过看房子要先交10元‘睇楼费’。”记者顺藤摸瓜,问她租房的价格,她表示房子租金浮动很大,但村内大部分出租房都是家私全无的“吉屋”,而房子又因采光度而价格各异,“无热水,无阳光,一房一厅,750~800。无热水,有阳光,一房一厅,900~1000元。”

见记者迟迟不做决定,中年妇女便不耐烦地走开了。在随后与几位放租的大婶聊天时,发现放租的大多不是房东,部分中介还是住在周边地区的下岗职工、全职太太和钟点工。他们同时受雇于多位房东,趁着开年小赚一笔“睇楼费”和佣金帮补家计。

记者点评:

亲身走盘才发现,石牌村的居住环境比天河村要好一些。村内有几个水塘小公园,虽比不上正儿八经的市政公园,但对村内居住环境还是有着不可小觑的提升作用。与车陂东圃一带的城中村相比,这里的租金价格显然高许多,但算上“睇楼费”和中介佣金,石牌村的居住成本却又略低于天河村。

况且石牌村临近岗顶,岗顶的消费水平又较天河城商圈亲民得多。美中不足的是,石牌村的出租房多半是无家私、无热水、无网络的吉屋,但单以居住成本和宜居情况而论,石牌村的房子更适合刚领工资的社会新鲜人。

上社:多三四站路省近三四百元

参考价格:单间350~450元/月,一房一厅450~700元/月,两房一厅750~900元/月。

走村手记:

搭乘BRT从石牌村转战上社和学院站,仅仅相差三个站。记者向村内的多位中介人士打听村屋的出租情况,发现放租的中介以外地人居多,从他们口中得到的租房信息也比天河村和石牌村多。“单间每月450元,6楼,朝向好,室内采光一流。”记者在中介人士的带领下看到了这个单间,确实要比前两个村的采光条件好得多,由于楼层较高,站在窗前眺望远方完全不受遮挡。加上房东在年前刚把房间重新装修,美化了租客对租房的第一印象。

接着,记者又透过另一位中介人士了解到一房一厅的租赁情况,他向记者推荐一套6楼的一房一厅,每月租金680元,如果无热水器的房间则可以便宜将近200元。“如果不介意采光条件稍差的中低楼层,3楼有一套不带热水器的房间仅租350元/月。”而同楼层的两房一厅40平方米单位,租金约为730~780元/月,“具体价格现在也说不准,如果你真想租下来,我可以帮你跟房东谈谈。”

此外,BRT上社站和学院站之间的城中村里还有一些新起的电梯楼,但小面积出租屋除了单间,基本没有一房一厅单位出租。两房或三房单位有租盘,但数量也是非常有限。租金比村内楼梯楼高10%~20%。

记者点评:

从价格上看,上社周边的城中村确实比天河村和石牌村更具吸引力,况且只是比前两个村多3~4站路程,时间成本虽有增加,不过胜在有BRT穿梭其间,即便有避不开的堵车忧患,每天花在路上的往返时间也不过多了20分钟,但每月却省下近300~400元,这对于大多数刚领薪水的应届毕业生而言,也就是多省了1/6的支出。

鸟_白居易的诗-宋唐词

行路难-宋唐词

《章台夜思》_韦庄的诗词-宋唐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