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弹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弹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是女鬼的儿子图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8:58 阅读: 来源:板弹簧厂家

我,秦关,一个被收养的孩子,在这个家庭里,亲人一直对我很好,但是,我总觉得除了父母和爷爷以外,其他人都在刻意地疏远我,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有爷爷和父母的疼爱,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但是,我一直不知道,爷爷全家世世代代都是是干盗墓那一行的,特别是爷爷,对于鬼简直无比精通,当时年幼,并不对家中的财产产生疑虑,只会好好享受。

但是当时一直有个问题缠的我睡不着觉,我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一个坟墓很宏伟壮观的坟墓,像是王公贵族的坟冢,我问父母和爷爷那是哪里,他们只是支支吾吾地说那只是我的梦而已,不要在意,几天就忘了。

除此以外,他们还绝口不提我是从哪里捡来的,我曾猜测是不是在那个坟冢旁边,但是又说不太通,谁会跑到墓地里去扔一个孩子啊,谁会如此狠心啊?

渐渐地,我长大不少,爷爷却在一次盗墓过程中不幸被厉鬼所伤,中了尸毒而死。

那时,我才知道爷爷的身份,起初倒是对这个职业有些排斥,但渐渐却觉得这职业还挺酷的,虽然不能让死人入土为安,这很不道德,但是盗墓中一次次惊险刺激的过程,让我喜欢上这个职业。

话说回来,爷爷死后,我发现自己开始有些特殊技能。例如,在爷爷入土那天,我猛然看见爷爷的坟头上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那影子的着装与爷爷十分相似,转过头,那竟然真是爷爷!

我激动地伸出手指向那里,还没说话,身旁的父亲竟然啪地给了我一巴掌,严肃无比地道:“下次不准再用手指着坟墓了!懂了没有?!”我有些委屈,但好不容易见到父亲如此严肃的表情,我也不敢说什么,捂着脸点点头,再看向坟墓时。那影子已经没了。

再比如说,有一次我爬到屋顶收晾干的雪菜,爬到大概照妖镜的位置,背后突然出现一个脸上血肉模糊的女孩,吓得我骨碌一下滚了下去,结果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这双所谓的阴阳眼,似乎没有给我带来多少好处,反倒添了许多麻烦,之前也想过直接把眼睛戳瞎算了,但一次盗墓经历令我开始宝贝起这双阴阳眼。

那时我已经长大了,叔伯们开始教我怎么盗墓,起先我不想学,所以技术不精,叔伯说要带我去盗墓时,我腿肚子还有点发软,战战兢兢跟在叔伯后面,进入黑黑的墓道,我紧紧拉着父亲的手,不敢挪大步。

叔伯走得飞快,父亲也开始加速,我却慢吞吞地拖着父亲,父亲无奈地看看我,拉起我的手狠狠作力,硬是将我拉得快起来,我咬着嘴唇忍着想尖叫的冲动紧紧跟着父亲,在幽暗的墓道里走了半个时辰左右,感觉越来越冷了,我冻得不行,还有点缺氧……

这时,最避讳我的大伯递来一个酒壶样的玩意,我一闻,还真是酒,不对,是酒精!

由于我,整个队伍停下来休息。我喝了一小口,瞬间,喉咙乃至全身都热乎乎的仿佛要着起来一般,好热啊!我呼呼地喘口气,抬头正想向大伯道谢时,赫然看见大伯身后有个腐烂得没有一点完好的女鬼,正用那不断涌出鲜血与蠕动的白色蛆虫还散发出阵阵恶臭的嘴向着大伯阴笑,我看得又害怕又恶心,颤着音懦懦道:“大伯,你身后……有鬼。”

大伯一惊,那女鬼愤怒地望向我果断放弃了比我肉多的大伯,转身向我扑来,吓得我抄着身边的东西就挡,抄起的好像是张薄薄的纸啊,天呐,死定了,爷爷就是中尸毒而死,我也要落得这下场吗?

那女鬼扑来后,却没有我想象中那样,自己皮开肉绽,口吐白沫,全身抽搐等各种难以想象的现象发生,倒是那女鬼惨叫一声,现出了形,原来拿到了一张符咒呢,看来天不亡我。这下大伯他们倒是也看见了那女鬼,墨斗线、桃木剑、符咒各种东西一起布阵,看得我头晕眼花,倒是将那女鬼降服了。

这次捞了一大笔,大伯也对我待见许多,这阴阳眼倒也有些好处,从那以后我便勤练道法,以后在盗墓界也是有了些小名气。

那日做完工作,我悠悠然散起步来,以前倒没有什么时候像今日这般清闲。

那座山头,好像没去过,以我的所学来看,那应该是块风水宝地,我竟然没去溜达。

缓缓走上山,那道路竟然有些熟悉,难道来过?不会吧?

越往前走,前面的路越是熟悉,那种亲切感好像是打娘胎了来的,哦,还不知道我娘是谁呢!

走着走着,突然景象一变,面前竟然出现个坟冢!跟梦中的那个简直一模一样!我惊讶地望着,根本没注意周围浓重的煞气,缓缓向前,突然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听父亲说,当时天晚了,他们到处找不到我的踪迹,后来有人说,不会去那了吧?

>>

当然,就是指那个坟冢。于是全家人带齐装备,以防万一,上山来找我。

果然,他们在坟头发现了我,当时,我正坐在坟头,抚摸着自己的脸,声音温柔得像个女子,轻轻道:“儿啊,你终于长大了,娘好想你啊,你来陪我吧,快来陪我吧!”

原来,我确实是在那个坟旁被捡到的,坟墓的主人,我的亲生母亲,她是鬼。

她生前是宫中的妃嫔,因受人诬陷,在怀胎五月时被处死,后来皇帝知道冤枉了她,将她厚葬于此。但为了生下我,她没有投胎,在此聚集无数天地灵气,将我生下,聚集天地灵气不是件易事,她经过了长久的努力才诞下我,当时她元气大损,无力抚养我长大,也无力将我带去有人家的地方。

正好爷爷来此盗墓,发现了我,将我带回家细心抚养但大伯当时却并不同意这个决定,所以一直不太待见我,后来我长大,由于有鬼的遗传,再加上这个家庭中特定的道法熏陶,所以有了我这双阴阳眼。

那天晚上家人见到我这样,都有些傻眼了,这是被鬼附身了呀!这鬼经过几年的修炼,还不是一般的厉害。据说,当年爷爷就是因为要除了这女鬼,所以被她所伤,当时,爷爷花最后的力气将女鬼封在此处,这回倒好,我自己闯进来了。

大伯立刻开始布阵,想要制服这女鬼,被附身的我却扭过头,呵呵地冷笑着:“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东西,当年盗了我的墓,让我不得安宁就算了,现在还想灭了我?!没那么容易!”

大伯他们使出各种招数,却是无法奈那女鬼半分,顶多使她受些皮外伤。

大伯他们渐渐处于弱势,那女鬼用我的双手猛地掐住大伯的脖子,狠狠收紧,“现在,轮到你了!”

大伯喘不过气,其他人不敢上前帮忙,正当大伯奄奄一息时,一个身着道袍的身影从草丛中飞出,此人,正是有名的道长,毛小方之徒——毛求道!(借用下~)

只见他手中的暗月正兴奋地闪着红光,但奇怪的是,一会,暗月竟慢慢停止了颤动。

毛求道有些不解,直到后来知道那女鬼的来历后,才明白暗月为何突然沉寂下来,这是同病相怜啊,暗月的母亲,也正如这般爱子心切,愿为付出一切啊。

毛求道见暗月没了动静,只好自己挥剑像他斩去,那女鬼也早就反应过来,放下大伯,扭头向毛求道攻去,我向来干净的手上长出又黑又长的指甲,迅速挥起向那剑抓去,一碰,竟然与那剑擦出一片火花,指甲却完好无损。

毛求道虽知女鬼厉害,却没想到会厉害到这种程度,惊讶地退后两步,想要细细观察下这女鬼的弱点,但女鬼根本不给他机会。

地下咕咕地开始冒出血水,很黏很黏,黏得根本不像是血,狠狠拖延了毛求道的行动,一旁布阵的人也被制住,动惮不得。

毛求道倍感危险,暗月这时也不听指挥,真不知该怎么办了。这时,女鬼的指甲再次袭来,毛求道躲闪不及,向后仰又怕栽入这些粘稠的血液中,只得将头往后一仰,还是使额角被划出一条不深不浅的口子,霎时,汩汩的黑血淌了下来,而且一淌就止不住,还使人晕乎乎的,这尸毒果真厉害!毛求道向布袋中掏去晕乎乎的他竟将止血制毒的药掏成一瓶近日从一只冤魂身上得来的药,药粉撒上时,还有一些沾上不听使唤的暗月,这时,暗月突然又闪起刺眼的红光,把毛求道都吓了一跳,这光芒,比初现时还要刺眼啊!

只见暗月开始颤抖,迅速飞向前方,女鬼急忙躲闪,暗月自己竟飞速与女鬼搏斗起来,几个回合下来,仍不分胜负,眼看暗月的红光渐渐淡下去,毛求道一着急,又掏出粉末向暗月撒去,这一撒倒救了他的命,暗月再次红光大作,而那女鬼像是极其惧怕此粉末,锐气大消,一个不注意,被暗月刺穿了心脏,瞬间,一道道黑影窜出我的体内,只觉得胸口有些刺痛,便再次昏厥过去。

而毛求道,在处理好伤口,确定尸毒不会再犯后,继续踏上了修道之旅。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