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弹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弹簧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爱无界三十五命悬一线-【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08:33 阅读: 来源:板弹簧厂家

姐妹俩的香舌在男人黑色的大睾丸上相遇,漆黑的环境虽然可以缓解一下尴

尬,但她们也都停止的舔弄。

昕妍虽已答应老公,妹妹的口交她不管,但在男人的胯下舔到了一起,还是

羞红了脸。而本应更加脸红的小婉却没有一点儿害羞,其实这也很好理解,小婉

此时的害怕多于害羞,毕竟这是姐姐的领地,她偷舔被发现,只剩下挨骂了。小

婉知道姐姐脾气很大,她甚至想着姐姐会不会一边骂她,一边扇她耳光。

叶星辰心中有数,这种局面是他故意造成的,当然有把握解决,男人在这个

时候一定要有信心,对于肯在胯下给你舔裆的女人,更要语气强硬,她们才会乖

乖地雌伏。

「谁让你们停了?」

冷冷的一句话,却效果奇佳,早已有言在先的老婆终于又伸出了舌头在卵袋

上重新舔舐。

小婉吓得瑟瑟发抖,正在这时,却在黑暗中感到姐姐又开始舔了。她太惊讶

了,心想,「我姐她竟然没有骂我,她不生气?」

叶星辰准确的把握了小婉的心态,他伸手摸了摸小婉的丝滑秀发,说道,

「小宝贝儿,别怕……」然后把肉棒顶在了红唇边上。

「别怕」两个字,在这时的效果绝对大于别害羞。小婉心里一暖,把一切后

果都扔给了姐夫,反正也漆黑一片,谁也看不到谁。

姐妹俩一前一后的口交又开始了。

「你们平时怎么舔,现在就怎么舔,」叶星辰说完,的确感到小婉吃的更深

了一些,昕妍也舔地更用力了,姐妹俩的呼吸声也此起彼伏。但是他还是不满意。

「怎么回事儿啊?让我看看……」这货说完以后,一伸手就把床头灯打开了,

一床的春色尽收眼底。

虽然胯下的女人都穿着睡衣,但是蜷在男人身下舔弄的骚样几乎如出一辙,

不愧是亲亲的姐妹俩。

「老公……关灯……快点……」昕妍把头埋在男人的裆下,催促道。

小婉嘴里还插着大肉棒,口水都流在了下巴上,羞得闭上眼,不敢看眼前的

姐姐。

「为什么要关灯?」叶星辰问道。

「老公,人家羞得很,求你了……」

叶星辰没有理自己的老婆,心想,「你还知道羞?和你妈抢鸡巴抢的哭天喊

地,都忘了啊!」

但他还真是有点儿心疼小婉,问道,「小婉,你也羞吗?」

小婉嘴里还含着肉棒,不能说话,只是狠狠点了点头。

「好,关灯可以,你们必须把平时的骚样表现出来。」

「嗯……快点!」昕妍先回答。

叶星辰无动于衷,等着另一个表态。直到小婉又点点头,他才把灯重新关上,

房子内又漆黑一片。

没一会儿,羞人的声音从男人的胯下传来。急促的呼吸和温柔的娇喘像是一

首性感的交响乐。

「嗯嗯……滋滋……嗯嗯」

「老婆……拿出你平时的馋样子,给妹妹做个榜样吧!」

「嗯嗯……滋滋……都不给我吃,我能怎么样?」昕妍听着妹妹吃老公肉棒

的声音,开始嫉妒了。

叶星辰勾了勾小婉的下巴,示意她停一下,然后慢慢抽出来,一转身把鸡巴

送给了老婆。

「啵……啵,老公,谢谢……」昕妍亲了几口后就开始忘情地吞含起来。

叶星辰正在享受娇妻的顶级口交技术,令他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只觉得

自己屁股缝儿里一阵湿热,肛门就被小巧的舌尖顶住挑弄。

「啊……爽死了……」

他记得婉蓉第一次给他舔屁股是中计了,昕妍第一次是他强烈要求的,唯独

这个十六岁的小天使,是完全主动地舔了上去。

「小婉……你怎么舔我的屁股,那里怎么可以舔?」叶星辰假惺惺地问道。

「嗞嗞……嗯嗯……姐夫你骗人,上面有姐姐的口水呢!」小婉的确是顺着

姐姐的口水第一次舔肛。

叶星辰这样侧躺着,为了方便姐妹俩给他舔裆,还要抬起一条腿,十分钟就

让他酸困难忍,干脆腿一合,改做平躺后,又按着姐妹俩的头继续享受,「这样

舔吧!反正看不见,你们也不用怕羞。」

话音刚落大龟头就被吞进了嘴里,「嗯嗯,老公……你流氓……欺负我们姐

妹俩呢!」

叶星辰这次对昕妍的表现非常满意,摸摸她的头表示赞赏,然后把腿稍稍一

分,「小婉……你姐姐吃大鸡巴,你呢?」

「我……我不知道……我听话……」小婉听着姐姐发出吸溜溜的下流声音,

因为从没有3P过的经历,姐妹箫让她不知所措。

「昕妍……你说呢?」叶星辰问道。

「流氓……小婉,你给你姐夫舔蛋蛋去吧?」

「嗯……知道了!」

叶星辰感到蛋上一热,小婉的香舌就带着口水贴了上来。

「小婉,以前给姐夫舔的时候都是怎么说的,我想听。」

「嗯嗯……滋滋……」小婉根本不敢说,这不是等于告诉姐姐,她早就和姐

夫搞到一起了,她只好把脸狠狠地埋在男人裆里,更用心的舔舐,像是在求饶一

般。

叶星辰了解小婉的心态,也没有继续强求,反而问昕妍。

「你呢?再不说话,我就开灯呀!」

「嗯嗯……嗯嗯……别,老公……!你今天的鸡巴比平时还粗,我……我好

喜欢吃大鸡巴……」

「这还差不多,你帮我问问你妹,她平时怎么说的?」

昕妍气的一翻眼,还是乖乖地问妹妹,「小婉,你以前给你姐夫舔蛋蛋的时

候,是怎么说的?告诉姐姐吧!」

「我……我说……好喜欢给姐夫舔蛋,还说……还说我是姐夫专用的……小,

骚,屄。」

昕妍听到如此露骨的淫语,十分确定这就是老公教的,但是她也被这淫词浪

语感染地穴里一紧,「老公……我也是你的专用骚屄,是爱吃你大鸡巴的骚屄

……」

叶星辰被这姐妹箫爽得长出一口气,在黑暗中望着天花板,凝神享受着胯下

的唇舌服务。

「舒服……你们姐妹俩都是我的,乖乖舔,一会儿换一下,让我好好放松一

下。」

「嗯嗯……滋滋……嗯嗯……」

没一会儿,昕妍就急得要换位置,姐妹俩心照不宣,羞骚时,能少说话就少

说话。换好位置后,昕妍开始在下边儿舔,她感觉到老公睾丸上的口水多的都在

流动,难免想到和妈妈吹母女箫的时候,也是这种情况。不由得心中感慨,「这

臭丫头……和我妈一样,哪里是舔蛋,这是拿口水给男人洗蛋吧?」昕妍正想着,

马上又感到顺着肉棒有液体不停地流下,「小婉,你口水太多了,还让我怎么舔

呀?」

「哦……我……我也不知道!」

「真是个小骚货……」昕妍骂到。

其实现在的小婉根本就不骚,她还有些害怕。她只是和婉蓉一样体液特别多,

一样是水作的女人。而昕妍舔了这么久,也早就适应了这种羞羞的感觉,她下体

越来越空虚,没有老公的命令就自作主张,是她一贯的作风。

叶星辰正在爽着,突然感到下边的舌头不见了,然后一个温软如玉的肉体就

骑上了自己的身体。

「老公,我想要了……」昕妍趴在叶星辰身上在他耳边嗲道。

「今天罚你手淫,为什么,你自己知道。」

「啊?那就罚一次好不好!」昕妍坏了老公的开苞好事,她心知肚明。

「可以。」

昕妍认罚,稍稍撅着屁股,手指熟练地穿过腿间,按住阴蒂开始磨弄。

小婉还在流着口水舔着鸡巴,黑暗中她没有看到,姐姐的白屁股,几乎挨在

她的额头上。

叶星辰感到娇妻呼吸急促,他在床头摸索了一阵儿,悄悄找到了手机,然后

用手势滑屏的方法打开了手机电筒,迅速绕过昕妍的身体,贴着她的屁股,照在

了上边。

「小婉,看看这只骚屄……」

昕妍正磨着自己的阴蒂爽着,老公的话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小婉正含着肉棒,突然眼前强光一亮,一只美鲍就在她的眼前出现,而且姐

姐的纤纤玉指正掰着自己的阴唇,中指指肚儿按在一颗小红豆豆上快速揉着。还

不时插进阴道里沾一些淫水出来,淋在上边。

小婉含着鸡巴,眼前的手淫简直就像是专门儿给自己开的直播,这是她第二

次看到姐姐手淫。第一次是在四年前,她那时还和姐姐住在一间房子里,一次偶

然的机会,她从门缝儿里偷看到的。小婉那时才十二岁,她觉得姐姐那样很丢人,

所以第一次见姐夫时,就说他是个倒霉的男人,意思是说姐姐不是个好女人。

仅仅才一个多月时间,小婉就已经对性有了极强的欲望,现在再看姐姐手淫,

突然觉得那样应该很舒服。

「老公,……啊啊……老公……我快了……」昕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屁股正

被强光照射,她连挖带磨的手淫动作,加上缩动不止的小巧屁眼儿,就好像被妹

妹开着八倍镜仔细观察着。

「我不射,你不许高潮……」

「啊啊……我……忍不住了……你射呀!……」

「不许你高潮,不然别怪我说话不算数,嘿嘿!」

「啊啊……小婉……你快点……给你姐夫好好吹……啊啊」昕妍急道。

叶星辰就是这个目的,心里美滋滋地。

「嗯嗯……姐夫……射给我吃吧!」小婉娇声道,加速用小嘴套弄肉棒,小

舌头也拼命讨好着龟头。

「啊……爽……昕妍,那我射给你妹妹了!」

「好,好,老公快射,射这个小骚屄嘴里……」

叶星辰听到姐妹俩如此温柔配合,再也不能忍耐,精关一松,一股股滚烫的

热精喷在小婉嘴里,「啊啊……啊啊……老公,你是不是正在她嘴里射?啊…

…我受不了了……」

叶星辰一口吻住自己的娇妻,鸡巴被小婉吸的跳动不止,他轻轻点头承认。

「唔唔……」昕妍头脑发麻,把手指狠狠插进自己的阴道搅拌着增加快感,

屁股撅着颤抖。

小婉被射了满满一口,肉棒在嘴里刚刚爽完,可怜她刚一抬头,就看见姐姐

的肉穴里一阵痉挛,一股潮水不偏不倚正中她的可爱俏脸。

「咕嘟……咕嘟」小婉只好一边咽着精液,一边接受姐姐潮水洗脸。

「呜呜……呜呜……姐,你干嘛尿我脸上?你讨厌……呜呜……」

昕妍哪里想这样,她觉得自己丢死人了,连忙翻下身,去看妹妹。

「老公,开灯……」

灯光下,一张天使般的美丽容颜彻底被玷污,小婉嘴角淌着浓白的精液,脸

上全都被姐姐泄身的潮水打湿,可爱的刘海儿也贴在了脸上。

昕妍何时见过妹妹这样狼狈,心疼的连忙拿着纸巾就擦,搂着小婉,连忙道

歉,「小婉,姐姐不是故意,姐姐不好,不伤心了。」

按说这简单的道歉和造成的伤害并不对称,但是今天是特殊情况,小婉偷吃

了姐姐的丈夫,心里一直忐忑不安,结果姐姐非但不怪,反而还对她像小时候一

样百般呵护。小婉马上就接受了道歉,「嗯!没关系……」

「小婉,你姐姐那不是尿,是太舒服了以后喷骚水儿,哈哈!」叶星辰躺在

床上解释着,得意极了。

「什么?舒服?」小婉问道。

「滚蛋,流氓……小婉,别听他胡说。」昕妍粉锤在老公大腿上砸着。

这一折腾就是一个多小时,昕妍这回学聪明了,三个人洗干净以后再次上床

睡觉时,她坚持睡在中间,还转身抱着小婉,像是在保护妹妹,其实却把屁股撅

给了老公。

第二天一早,叶星辰睡得像只死猪,他昨天不但办成了开天辟地的头等大事,

为星辰集团续命百年,而且人生中第一次体会了姐妹箫。

睡在一旁的姐妹俩却早早就醒了,俩人小时候就同床共枕,今天却在旁边多

了一个男人。

昕妍因为经常和妈妈一起伺候老公,她相对还是接受的比较快,而小婉经过

昨晚的惊吓和疯狂,一大早还是昏昏沉沉,像做梦一样。

「小婉,姐姐箱子里有新内衣,你去换上吧!」昕妍还是先开口缓解尴尬。

「噢!不用了。」

「去吧!去吧!昨晚小内裤都湿了,换新的吧!」

小婉脸一红,偷偷用余光瞄了一下姐姐,发现她正捂着嘴偷笑。

「好呀!你……你还笑我?」

「没有,没有,小丫头,快去换吧!那样多难受呀!」

小婉撩起自己的睡裙,低头观看,小内裤上真的还有些水迹。

「嗯……我换,谢谢姐!」

「谢什么?谢我的内裤还是我的老公?」昕妍侧着头观察着妹妹。谁知小婉

却主动把肩膀靠在了她怀里,像是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姐,你真的不怪我?」

「小婉,你还小,我怎么能怪你?要怪就怪床上这个大流氓。」昕妍安慰着

妹妹,笑着用眼神看看睡着的叶星辰。

这一句话算是说到了小婉心里,她马上把锅全都顺势甩给了男人。

「就是,就是,姐夫他就是个大流氓。」

昕妍心里清楚,一个巴掌拍不响,也不能全怪老公,妹妹的可爱加性感,连

她这个做姐姐的都忍不住想闻闻她,抱抱她,何况男人。

「好了,我去洗手间,你快换吧,好几套呢。挑合适啊,大奶妹,嘻嘻!」

「讨厌……你才大!」

小婉在姐姐的旅行箱里随便翻了一套内衣,还警觉地回头看了看姐夫,发现

他还在睡觉,才把自己的内衣内裤脱掉,准备换上新的。

谁知刚要穿的时候,却被身后的一双臂膀搂了个结实。小婉本能地夹紧双腿,

两臂抱胸。

「啊……吓死人了。」

叶星辰从后边抱着小婉,把脸深深埋在她的秀发里呼吸着少女的清香。

「姐夫……你……你明明刚才在睡觉啊?怎么一下就冒出来吓人呢?」

「小婉,你知道吗?我对你的裸体是有心灵感应的,就算我死了,只要你脱

光衣服,我都会睁开眼睛偷看的,哈哈!」

「什么死了活了的?呸呸呸,不许胡说,大色狼。」

叶星辰绕过小婉的脸颊朝下观看,只能看到她高耸傲人的乳房,却看不到乳

头和乳晕,修长的腿缝儿和平摊光滑的小腹结合处肤白如脂,未生一根毛发。

「白虎屄!」叶星辰想起老婆曾经的话,原来她说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妹妹呀!

「小婉,让我看看你的小嫩屄好不好啊?」

「不好!不好,我的好怪的!」小婉连忙就红着脸拒绝,虽然昨晚她已经想

把自己的身体给这个男人,但是就这样光溜溜地让他看自己的小穴,还是不好意

思。

「看都不让看,我的都给你吃了,就看一眼嘛!」

小婉噘着嘴犹豫了。

「好宝贝儿,你还说是我的小骚屄,结果我的东西连看都不给看,不合理吧?」

「那……那就看一眼……」

「好!好!」

小婉闭上眼,鼓起勇气,人生第一次把自己最最隐秘的器官给男人观看。她

缓缓打开修长的美腿,那光滑如脂的三角地带,终于露了出来。可是叶星辰从这

个角度,即使瞪大了双眼,也只能看到那嫩嫩的一道开口处,再往下,竟然合在

一起,只有白皙的,肉肉的,如女童般大阴唇。

「看不到啊?」叶星辰急得口水都流了出来。

小婉一低头,看了看自己裸着的下体,「可以看见啊?我就这样的,再…

…再没有什么了!」

「不如,不如我们把它掰开看看吧!」叶星辰提议道。

「现在啊?姐姐在呢!姐夫,我是你的,以后有机会再看吧!我愿意的!」

叶星辰还想再纠缠一下,刚要说,不然看一下你的大咪咪也行,没想到昕妍

已经回来了。

「流氓……欺负我妹妹了,是吧?这么大个男人,骗人家小女孩,你好意思

吗?」

还别说,这一套说辞,叶星辰还真的认可,因为刚才他看到的小穴,就如五

六岁的女童一般,加上昕妍这样一说,叶星辰有一种负罪感,虽然他太想看,最

终还是放弃了。

叶星辰来时匆忙,心中无底。可是开车回去的时候,却是收获满满,心里乐

开了花。一路上他竭尽所能和姐妹俩说笑,这样做十分必要,就如一个做了手术

的人,刚下手术台时的二十四小时,是恢复的最关键时刻。姐妹俩的同床,就如

同在感情和婚姻上动了一次大手术,马上让她们恢复到正常的心里状态,对以后

再和他一起上床的适应度有很大的帮助。反之如果一直是心存介意,时间一长,

就会在心里生根,造成不可逆转的抵触情绪。

叶星辰这个大嘴巴,一路上车开的很慢,嘴却吧嗒吧嗒胡吹乱侃,把姐妹俩

逗得在车上叽叽喳喳,莺莺燕燕。

「哈哈!姐夫,最后呢?二龙他真的穿上女装进男厕所了?」

「当然了,他小子愿赌服输,敢不去?」

「那再然后呢?他进去以后呢?」昕妍搂着妹妹的软腰翘臀,接着追问。

「然后,男厕所里正好有一排男人掏出鸡鸡尿尿,突然看到一个女人进来,

都侧着身体藏鸡鸡。你们知道,男人正在尿尿时,是不能说停就停的。」

「是啊!是啊!我们女生也一样呢!」小婉傻乎乎地接话,昕妍把妹妹轻轻

一摇,提醒她要有女生的含蓄。

「对呀!既然停不下来,他们都尿到旁边人的身上了,二龙一看不好,转身

就跑了。」

「哈哈哈!笑死了!你们太好玩了,姐夫,你再讲讲你以前的事情,逗死人

了!」

讲这种事儿,叶星辰能讲三天三夜,而且都是真事儿,以前混社会的时候,

什么幺蛾子都出过。

昕妍和小婉,一路上如小时候一样亲密无间,姐妹俩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一起

面对一个男人,而且那种姐妹同夫的尴尬也慢慢散去。

昕星视界的第一部电影正在杀青,处于最为紧张的后期和广告炒作阶段。昕

妍作为董事长,在这最关键的时候,一大早就坐飞机赶往北京,她本意是想保住

自己的正妻尊严。谁知道最后飞了一千公里路,却和妹妹一起奉献了一次羞人的

姐妹箫。失落之余,昕妍竟有些轻松,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既然妈妈都同意了,现在这样,姐妹俩之间明明白白也好。

回来的一千公里路,叶星辰和姐妹俩一路有说有笑,累了就停车休息吃饭,

直到晚上十点才返回长安。昕妍有自己的一大堆事儿,刚回来就被公司副总蒋珊

请示电影的首映问题。她急急忙忙的先去赴约,毕竟这是她出道的第一部电影,

以此为毕生梦想的她总是把工作放在第一位。

叶星辰送走了老婆,把车随意停在了路边,趴在方向盘上,歪头笑看副驾驶

的小婉。

「看什么?大流氓……」

「我的小乖乖,以后你能和你姐姐和睦相处吗?」

「美得你……我才不要……」小婉羞道。

「为什么不要?这样你不就再也不用担心被她发现了,而且我也不用和她离

婚了!」

叶星辰最会利用小婉对姐姐的感情,这是最后的必杀技。果然,小婉马上妥

协,「姐夫,你都得到我们了!以后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会和姐姐一起对你好的。」

「真的?」叶星辰喜道。

「真的,姐姐都愿意,我……我都听你们的!」

小婉说完,小手同时放在了叶星辰的手上,好像寓意着把自己彻底交给了他。

「那我们回家吧!」叶星辰说道。

「不要,不要,我还没玩够呢!」小婉想和姐夫多呆一会儿,一回到家里,

有妈妈看着,她又要老老实实地做个小姨子了。

叶星辰也明白她的心思,反正还早,就问道,「那你还想干什么?我陪你。」

「我……我想和你做大人做的事呢!」小婉提议。

「什……什么?」叶星辰心里难以抑制地狂喜,他没想到昕妍刚走,这个小

天使就急着让自己把她变成女人。他想起早晨看到的无毛儿小嫩屄,悄悄咽了一

下口水。

「你愿不愿吗?」

「当然愿意了。」叶星辰答应的极为干脆,至于和老婆的十八岁协议,他才

不在乎,因为他知道那是昕妍故意刁难。米若成粥,她能怎样?

「好,姐夫那我们去那里,好不好?」小婉说完,冲着车窗外一指。

叶星辰顺着看去,马路左侧有一家七天快捷酒店。

「小婉,这怎么行?你那么珍贵的第一次,怎么可以在这么普通的垃圾酒店

里。我带你去五星级酒店开房!」

「滚蛋……大流氓,就知道带我开房!我指的是那里。」

「啊?,哪里?」

叶星辰再看才发现,那家七天酒店的顶层,霓虹灯闪烁,才知道自己会错意

了。

「夜色迪吧!小婉,你要去那里吗?」

「是啊!我从来都没有进过这种地方,妈妈和教练都说,那是大人玩的地方,

小孩不能去,姐夫,你能带我去吗?」小婉说地很神秘,很小心问道。

「兮……我当什么地方呢?你真的想去啊?」

「想呢,看看嘛!」

「走!姐夫带你去,看看那里的牛鬼蛇神,你以后就再也不想去了。」

叶星辰一把方向掉头,车位已满,他只好把车开到旁边的巷子里停好,打电

话让二龙来车上等他,然后拉着小婉的手就走。

「夜色迪吧」是长安市档次比较差劲儿的蹦迪场所,这里虽然毫无档次,但

是却有着隐秘的身份,懂行的人都知道这里是最大的冰毒供应场所。

叶星辰来这种地方简直就如同回家了一样,也可以说回到了他N年前的家。

他混黑社会的时候,在东北的迪厅里看了两年多的场子,当时也混得声名四

起。

时过境迁,再进入这种嘈杂的环境中时,反而让他思绪万千,种种往事浮上

心头。

「喂……姐夫,这里好吵啊!喂!你怎么不说话?」小婉大声喊着。

「什么?小婉你说什么?」

「我说,你怎么光看着发呆,你怎么不去跳舞,姐夫,你会吗?」

叶星辰不但会,而且超会。他既然来了这种地方,还真想找找自己往昔的身

影,他拉着小婉进入舞池,跟着音乐摇摆,一时间还引得周围的一众魔女们的关

注。但这样的环境里,小天使虽然也学着姐夫的样子蹦蹦跳跳,却怎么都显得格

格不入。纯美,恬静,天真,温柔,这些绝不是迪吧里的格调。

小婉也感觉自己挺傻,见过了所谓大人来的地方,她有些后悔了,自己偷偷

回到座位上,只等着姐夫一回来,她就想回家了。

叶星辰在这种环境下一玩,就收不住了,足足跳了一刻钟,满头汗走出舞池,

抬眼找小婉时,才看到她正被两个小流氓围着,一个正在端着酒和小婉说这什么,

另一个竟然在小婉背后摸着她的经典双马尾。

叶星辰见过太多这种情况,心里已经后悔带小婉来这里了,他大步走上去,

顺手从邻桌拿了个啤酒瓶藏在身后。

「脏手拿开……」

摸小婉头发的是一个小胖子,胳膊上还纹着一尾鲳鱼。这货明显不是什么角

色,听到有人骂他,赶紧收手。

前面这个小流氓是个黄毛儿,身材倒是很魁梧,脖子上纹着一朵佛花,和他

的鼻环形成让人极度不适的反差。他拿着酒杯,抬眼瞄了一下叶星辰,「你是谁

呀?」

小婉吓得连忙钻在叶星辰身下,「姐夫,他们说要请我喝酒,我说不要了,

但是他们还不走。」

叶星辰搂着小婉说道,「离我们远点,别找事儿。」

「哎呀!你好像很牛逼呀!我怎么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小妹妹,我看你是

个人贩子吧,哈哈!让她陪我们喝一杯吧!」

叶星辰已经很多年没有和这样的小流氓打过交道了,他现在身价数以千亿计,

到哪里都是倍受尊重,怎么还能受得了这种气。心中腾地一下,怒发冲冠。

「臭小子!你再说一遍!」

「哎呀!我再说一遍,我还想睡了这个小妹妹呢!哈哈!」

叶星辰搂着小婉,抬腿就全力一踹,这黄毛儿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踢翻

在地。后面的胖跟班儿刚冲上来,叶星辰回手就是一啤酒瓶,「咔擦,」一声,

小胖子满脸是血,被砸倒在地。叶星辰再去找那个黄毛出气时,却找不到人了。

在酒吧,迪吧里打架,讲究一个狠与快。不动则已,一动就要以最狠的方式

尽早结束。这个道理叶星辰早就了解。

「姐夫,我好怕,我们快走吧!」

「别怕,没事儿,有我呢!咱们现在就走吧!」

叶星辰搂着小婉,绕过桌桌椅椅,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直到走出迪吧,

才稍稍放心。

「小婉,大人来的地方好玩吗?」叶星辰问道。

「不好,不好,以后再不来了。」小婉搀着姐夫,恨不得快点回家。

两人加快脚步刚转过巷口,叶星辰突然感到脑后阴风呼来,他本能地先推开

小婉,心里却微微一凉,知道已经来不及躲开了。他只感到后脑壳一阵剧痛,随

之耳鸣声翁地一下,就被黑砖砸到在地。

刚才那个皇毛儿和一个哥们儿站在巷口,把手上的砖一扔,打了个手势后,

一辆面包车疾驰而来,车门随之打开。

「呜呜……呜呜……姐夫,你怎么了!救命呀!」小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吓得坐在地上边哭边喊。

几个小流氓看着小婉,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其中一个说道。

「大哥,你没骗我,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孩儿……」

另一个开车的小混混接道,「天哪!你看她那两个奶子,假的吧?」

「哈哈!真的假的,拉回去慢慢检查。」黄毛说完和另一个小弟,架起小婉

就往面包车上拉。

「放开我……放开我……呜呜……救我姐夫,快救我姐夫。」

小婉吓得腿软,虽然她奋力挣扎,最终还是被连拖带拽拉进车里。

「今晚你乖乖让我们爽了,也许我们就帮你打个120,哈哈!开车。」

面包车刚准备起步,却发现车门关了几下都合不拢,黄毛儿低头一看,才发

现刚才还倒在车下的男人,一只手死死的抓住了车上女孩的脚腕。

「妈的,松手,不然老子拖死你。」黄毛儿恐吓道。

但是他嘴上这么说,司机哪敢,他们现在要从这个巷口开车上正路,车底下

拖着个人满大街跑,太容易被发现。

黄毛儿情急下,想掰开叶星辰的手,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好顺手拿起车

上的大扳手,照着叶星辰的后脑就是一下。

「松不松手?别逼我弄死你!」

叶星辰第一下是被板砖砸到,瞬间昏倒,虽然他马上就恢复了意识,但已无

力站起,看着小婉被这几个流氓架上车,他后悔不已,奋力趴到车门下方,一把

抓住了小婉的脚腕,倾尽了全部的力气做最后的挽救。

「松不松手?」黄毛儿拿着扳手又是狠狠一下。

「别打我姐夫了……呜呜……求求你……求求你了!」

叶星辰知道自己已经快不行了,他趴在车门边上,恍惚听到小婉在呼喊求情,

心中最后的一股男子气概腾然升起,反倒更用力抓着小婉的脚腕。

「你自找的,好,去死吧!」黄毛儿精虫上脑,拿起板子,照着叶星辰的后

脑连连砸去,嘴里还骂骂咧咧,「去死吧!去死吧!」

「老大,不然算了吧!我不想杀人。」

「没出息,老子今天非肏了这妞儿不可。」

开车的司机一看情形不对,拉开一旁的车门儿,偷偷溜了。另一个小流氓锁

住小婉,黄毛儿好像疯了一样,继续一下下砸着。

「求求你,别杀我姐夫,求求你了……」

小婉无论怎么求饶都没用,她眼睁睁地看着铁扳手一下下落在姐夫的后脑,

直到那只拼死抓着她脚腕的大手渐渐无力地松开。

「姐夫……姐夫……呜呜……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最后一个看着小婉的小流氓也吓得跑掉了,黄毛儿刚想关门去控制小婉,一

个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他脑门上。

小婉眼神呆滞,看见二龙以后,突然歇斯底里地喊到,「二龙哥,是他杀了

我姐夫,你杀了他……你杀了他……我要你杀了他……」

「饶命!饶命!」

二龙来晚了,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他听到小婉的要求后,没有犹豫,一声枪

响,子弹从黄毛儿的脑壳中穿过。

极度的惊吓,恐惧,愤恨,懊悔,让小婉也随着枪响,昏倒在车里。

长安协和医院的特护病房里,叶星辰已经失去意识,昏迷了四天不省人事。

这四天,病房里的三个女人不知受到了多少煎熬。小婉昏倒醒来后,就一直

守护在姐夫身边,昕妍在床尾抽泣,婉蓉瘫软在沙发上。

就在刚才,她们母女三人被医生叫去通知专家的会诊结果。叶星辰因为后脑

被钝器反复重击,致使脑颅内大量出血,虽然积血已被排除,但醒来的可能性极

低。

这样的结果,对于这一家三口,如晴天霹雳,这个男人平时见了她们都会调

侃说笑,亲亲抱抱,可如今他已经静静地躺在床上四天了。

昕妍本想责怪妹妹淘气,但看着她哭红的双眼,还是没有说出任何话。病房

内死寂一片,只剩此起彼伏的抽泣声。

突然,加护病房的门铃响起,护士通知说,外边儿有人找夏小婉小姐。

小婉根本就没有抬头,只是呆呆地看着姐夫的脸,看着这个用生命保护自己

的男人。

「小婉,你去看看谁找你?」

昕妍再三催促下,小婉才轻轻起身,刚到病房门口,她看到了自己曾经最喜

欢,最想见的人。

「你好!你叫夏小婉是吗?我是福原爱!是叶总请我来和你打球的。」

「呜呜……呜呜……呜呜……」

小婉再也忍不住,蹲在地板上放声痛哭,她不是因为见到偶像而哭,她看到

的是姐夫对她的承诺,那个用生命守护她的男人,虽然正在死亡边缘挣扎,但他

的礼物却如约而至。

「小妹妹,你别哭了,我都听说了。姐姐相信他一定会好的,到时候我再来

陪你打球,好吗?」福原爱用标准的中文安慰小婉。

「真的吗?你说我姐夫会醒来吗?」小婉抬起哭花了的脸问着。

「会的,我相信她会醒,他那么在乎你,想尽办法找我来陪你玩儿,怎么忍

心看你天天流眼泪!」

福原爱是被星辰集团多番周折,花重金请来陪小婉打球的。她心里很清楚,

这种事只是走个过程,结果却遇到了这样的突发事件,她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天使,

也忍不住恻隐之心,连连安慰。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窗外秋雨淅淅,这间特护病房里,气氛却好似寒冬。

已经两个月了,今天晚上是医学理论上判定植物人的最后期限。也就是说,

过了十二点,叶星辰就将被称为植物人,再醒来的几率就几乎没有了。

「呜呜……呜呜……妈,怎么办?我们怎么办?」昕妍快要崩溃了。

「呜呜……我不知道……昕妍……咱们坚强一点儿,如果他真的成了医生说

的植物人,我们……我们照顾他一辈子……」

「你们胡说,什么植物人?我不想听见你们胡说八道!」小婉突然喊到,这

一切都是因为她造成的,这几个月里,她所承受的痛苦难以言表。

「小婉……妈妈不是那个意思,可是医生刚才说了,过了十二点,医学上

……呜呜」

还有半个小时了,小婉趴在叶星辰的枕边哭泣着,她不时地抬头看看表。眼

睁睁地看着时间流逝。

「不行,我……我要救我姐夫……我要救我姐夫……我要救他……」

小婉突然站起,她目光呆滞,缓缓脱着衣服,直到只剩下内衣内裤,也没有

要停下来的意思。

「小婉,你要干什么……」昕妍觉得妹妹像疯了一样。

「你们别管我!」小婉说完,解下胸罩,退下内裤,高耸丰满的胸部沉沉一

坠,挺拔饱满,乳头却小的如黄豆一般。平坦的小腹下如脂如玉。腰身纤细肉感,

如梦幻般的仙子下凡。

小婉就这样一丝不挂的站在叶星辰的床头,毫不在乎妈妈和姐姐的不解表情。

「姐夫,你说过,小婉是这世界上最美的天使。你还说,任何时候我脱掉衣

服,你都会有心灵感应,都会偷偷看我!」

「姐夫,我好后悔没有让你看,现在我求求你了,你睁开眼睛,看看小婉!

我再也不怕羞了!」

「呜呜……你看看我……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没有你,求你睁开眼

睛……求求你了!」

婉蓉和昕妍这才明白,小婉为什么要这样做,母女俩无能为力,但是都觉得

如果这样真的有用,就让小婉试试吧。

结果,那一双好色的眼睛纹丝没动,「你骗人……你骗人,我根本不是你的

天使……你骗人……呜呜……求求你……你醒醒。」

小婉把两个裸露的大胸凑在叶星辰的面前,疯狂地摇着病床。

「小婉,姐姐知道你难过,但这样没用的,他醒不了了,呜呜……他再也不

会偷看你了。」昕妍想用这样的话语,打醒小婉,她担心妹妹会精神崩溃掉,可

自己也忍不住哭出声来。

谁知小婉突然又瞪大了眼睛,好像想起了什么?

「我……我还有咒语……对了!我还有咒语!一定管用的!」小婉语无伦次,

像疯了一样自言自语。

「呜呜……小婉,你别吓妈妈……呜呜……小婉……你别这样!」婉蓉几乎

瘫软在地上了。

「出去,你们都出去……」小婉喊道。

「呜呜……呜呜……小婉……别这样,」

「我叫你们出去……快点儿……还有一分钟了,我要试试……让我再试试」

小婉声嘶力竭地嘶喊着,两眼通红。

「妈,我们出去吧!就让她尽力吧!」昕妍不认为妹妹能做什么有用的事,

但如果不让她做,也许就会是小婉一生的遗憾。

婉蓉和昕妍母女俩相互搀扶着走出病房后,小婉看了看表,又自己擦干眼泪。

她轻轻地趴在姐夫的耳边说着,「姐夫,你教过小婉一个咒语。你说过,任

何时候我说出这个咒语,你都会答应我的任何条件,对吗?你一定不会骗我,对

吗?」

小婉缓缓把手伸进了被子里,抓住了那根总爱欺负她的肉棒,曾经的雄壮,

此时也不复存在。她温柔地轻轻撸动,继续在叶星辰耳边轻声说道。

「姐夫,小婉好喜欢你的大鸡巴!」

「我的愿望是……是希望你快醒来欺负我。只要你醒来,小婉会答应你所有

的要求。」

「求求你……呜呜……」

小婉说完咒语又忍不住想哭,因为时钟刚刚还是越过了十二点。就在这时,

她感到手里的肉棒好像动了一下,小婉正在回想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这个家伙又

跳了一下,接着,心电图的图谱也有了明显的变化,显示血压的数字也在升高。

「啊?姐夫……你……」小婉瞪大双眼观察,叶星辰的嘴唇也在颤抖,眼皮

也像是在用力挣扎。

小婉一下跳了起来,「啊……妈妈……姐姐……我姐夫醒了,妈妈,姐姐

……我成功了……」

婉蓉和昕妍一阵风似得冲进病房,当她们再看病床上的男人时,他的眼睛都

已经微微睁开了。

「啊!天哪!天哪!星辰,你……」婉蓉捂着嘴,惊得说不出话来。

「呜呜……老公……老公……我们不能没有你……谢谢你……谢谢你!」

小婉此时还一丝不挂,但她在床边高兴地乱跳,两个大胸也跟着乱摇,「哈

哈!姐夫没骗我,我的咒语显灵了!」

母女三人趴在床上,看着叶星辰无力地眨眼,就像是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昕妍,你看,你老公的嘴在动,他好像要说什么?」

「是啊!是啊!姐姐,你快趴近点儿听听吧!」

昕妍连忙把耳朵凑在叶星辰的唇边,仔细凝听,病房里瞬间凝固,过了一会

儿,昕妍终于抬起头。

「他说什么?」婉蓉和小婉急切地同时发问。

「他……他好像问小婉说话算不算数?」

小婉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她一下扑到了姐夫怀里,泪如雨下。

「呜呜……算数……小婉说话算数……姐夫……我好爱你……好爱好爱你!」

三张牌游戏

王者修仙下载

西游有妖气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